王震大军渡黄河

责任编辑:  编辑:方万伟  作者:董克义  时间:2015-10-09 16:09:39

19498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以摧枯拉朽之势,所向披靡,胜利进军,推进大西北。84日,第一野战军彭德怀司令员发布了解放兰州、进军青海的作战命令。第一兵团司令员王震将军率领由一军、二军和附六十二军组成的近十万大军,发起兰州战役的左翼进攻。部队沿渭河西进,取道天水、临洮直指临夏。当时驻守临夏地区的国民党马步芳部新编骑兵军稍作抵制即不战自溃,其军长韩起功仓慌逃往青海循化。国民党临夏专员马步康也自知大势已去,下令解散新兵,带领手下逃走。解放军势如破竹,连克康乐、广河、和政,于822日解放了临夏,827日,王震大军附六十二军184师、185师(186师留驻临夏)进驻大河家,积石山全境解放。

当临夏解放时,曾任曹锟总统府侍从武官、国民军团长、宁夏马鸿逵所部旅长的大河家地方绅士马全钦凭其在官场和军界几十年的经验,清楚地预料到,国民党已大势所去,必败无疑,马步芳朝不保夕,早晚必将出逃。马全钦面对如此时局,出逃还是投降,思想上非常矛盾,23日他携带全家老小及随从三十多人逃到黄河北岸的官亭,住在集盛元店里,用电话与大河家和青海西宁联系,掌握时局变化。这时,国民党临夏专员马步康和韩起功部团长黑次郎(马如林)率残部从临夏经大河家逃到官亭向马全钦请教今后该怎么办?这时颇有心计的马全钦心中已有了主意,下了投降的决心,便欺骗他们说,马步芳和马继援已坐飞机跑了(其实此时马步芳和马继援尚未出逃),你们这样带着部队乱跑,太危险了,不如把部队遣散,各逃性命。还谎称说,马步芳有密示,让我做善后事宜,你们把武器、小汽车等都交给我。马步康和黑次郎当即遣散了所带残部,把武器和军用物资交给了马全钦后逃离。这时马全钦认为有了向解放军投降的本钱,因此回绝了马步芳要他来青海西宁一起出逃台湾的电话,决定立即向解放军投降,便派遣马介钦、赵吉堂、马显锐、马光武、孔宪章、陈魁等一行13人带着他给王震司令员的信,去临夏向解放军投诚。马全钦在给王震司令员的信中写道:“解放军一兵团司令员王震将军麾下:小民马全钦向您请罪!我向人民解放军投诚,拥护中国共产党!本人无甚要求,贵军恩准我一条活命,小民则心满意足!如蒙不弃,我当恩图报,愿协助大军,解放青海,进军新疆。新疆骑五军军长马呈祥乃是本人侄儿,我愿随军进疆,说服他向大军缴械投降!同时,我已在青海官亭收缴了马步康部的大量武器和数百骑战马,特敬献给大军,望派员接受。其它详情,由我胞弟马介钦向您面禀。小民马全钦顿首!1949824日”。当晚10时许,马介钦一行到达临夏,王震司令员在东公馆热情地接见了他们,拆阅了马全钦的信后甚为高兴,询问了马全钦的情况和大河家一带的民情、地形和敌情。提出请马全钦、马介钦在解放军进军青海、新疆,特别是在部队渡黄河方面积极配合、协助。并催他们立即返回大河家,并把写给马全钦的一封信托他们转交,还吩咐马介钦转告马全钦,务于明日到循化会面。

25日上午11点,马介钦一行返回到大河家,立即给马全钦汇报了拜见王震司令员的情况,并把信交给马全钦。这时三名解放军战士给马全钦送来《委任状》,上面写道:“兹委任马全钦先生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第一兵团高参。一兵团司令员王震 1949825日”。还带来黄呢子军装一套,供他穿用;普通军装三套,供警卫人员穿用,并送来手枪四支,均有持枪证。并告诉马全钦,王震司令员请他立即赶到循化会面。马全钦听后,即吩咐马介钦,务必做好一切准备,大力协助解放军,安全渡过黄河。同时,给北岸的马占元写了信,向他交待共产党的政策,劝其放下武器,向人民解放军投降;还叫马介钦亲自打电话给马占元,转告他的意见。随即,他带领随从五人,经积石关,去循化拜见王震将军。

马全钦到循化后,立即拜见了王震司令员。并按王司令员的指示,给循化黄河北岸的守军头目马全义军长和马仲福(马仲英之弟)副军长写了信,规劝他们弃暗投明,向解放军投诚。此信派循化的进步人士绽秀送去。见信后,马全义不愿投降,弃甲逃走;马仲福随绽秀过河,向解放军投诚,受到了王司令员的安抚。马占元和马华荣在收到马全钦的信,又接到马介钦的电话后,深知大势已去,遂将部队遣散后逃走。临走时,其部下砸坏了渡口的木船。因此,黄河两岸的人民免受了一场战火的灾难。

827日,王震大军的附六十二军184师、185师进驻大河家,当解放军开进大河家集镇时,地方绅士、农民和学校师生燃放鞭炮,夹道热烈欢迎;在街头、村庄里到处张贴着:“中国共产党万岁!”“热烈欢迎中国人民解放军!”“毛主席万岁!”等红绿标语;各村还推选出代表,牵牛拉羊,热情慰问解放军。

人民解放军进驻大河家后,非常关心人民群众的利益,特别尊重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早在8月初,六十二军各连队,就组织指战员认真学习了《回民工作手册》;进村后严格执行“四不进”(即未得到允许不进清真寺,不进未腾出的民房,不进有青年妇女的家,不随便进群众厕所)、“三不走”(即不扫净住宿过的房屋不走,不填好用过的厕所不走,不理清财务手续不走)的规定。8月正值雨季,有时连日阴雨,而进驻大河家的部队指战员却露宿在街道房檐下。群众无不为之感动,纷纷腾出房子,硬拉着战士们住进去,还争着送茶送饭。由于部队纪律严明,对群众秋毫无犯,博得了群众的高度赞扬。广大群众尤其是老年人纷纷议论:“从古到今,谁见过这样好的军队!真是得民心者得天下!”

大军进驻大河家以后,立即进行渡河的准备工作。附近群众也积极行动起来,帮助部队筹备粮草,加工面粉,征集骡马大车,组织水手。大河家、尕周家两处渡口的“船头”马七十五和常乙思麻二人,应马全钦、马介钦的嘱咐,发动水手百余名,收集牛皮胎120多条,连夜扎成牛皮筏子22个;并发动沿岸群众,从离渡口十多里的地方,找到了被马家军砸坏冲走的一条木船,组织木工连夜修复后,逆水拖到大河家渡口,做好了渡河的准备工作。

828日,抢渡黄河的战斗开始了。雨季8月的黄河,水势汹猛,惊涛拍岸。英勇的解放军指战员和刚刚获得解放的各族水手们,同心协力,紧密配合,人人意气奋发,个个斗志昂扬。水手们紧握桨杆,驾着满载战士的皮筏,驶入滔滔黄河,冲开惊涛骇浪,安全划向对岸。木船上战士配合水手,把一船船军用物资送过河去。河面上船来筏往,好一派紧张而繁忙的景象。然而,靠一只木船和二十几个牛皮筏,把六十二军指战员和武器、战马等送渡过河,时间是个严重问题。为此,军民紧密合作,不断改进渡河方式,附近会凫水的群众,也主动背着自己的山羊皮胎,纷纷支援大军渡河。他们有的爬上皮胎,泅水把战马一批一批地赶过河去;有的把军用物资装入皮胎,泅水送到对岸。特别是流落在当地的西路红军战士吴自强,每天骑在马背上或缒在马尾上,把一群群战马送渡对岸。这时的黄河水温已非常低,水手们每往返过河一次,冻得浑身颤抖,但为了抢时间,赶进度,他们将个人安危置之度外,日夜不停地来回泅渡。部队首长在岸边指挥渡河,不断地给大家送酒暖身,递烟端茶。由于军民团结奋战,经过三天三夜的紧张抢渡,六十二军184师、185师全体指战员全部渡过黄河。把战马、武器、军用物资等,也全部安全地送过了黄河。

在这军民团结奋战,抢渡黄河的日子里,白天,两岸红旗招展,人欢马啸,号声嘹亮,“加油!加油!”的鼓动声此起彼落;夜晚,一堆堆篝火把两岸照得通明,一只只挂着马灯的皮筏在水面上穿梭往返,场面非常壮观。

830日,渡河胜利结束。六十二军首长在黄河南岸风景秀丽的赵家泉树林里召开了答谢告别大会,宰牛宰羊,款待水手。军首长在会上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高度赞扬了大河家各族人民特别是水手们在这次渡河中给大军的支援。同时,给两个渡口的船头各奖锦旗一面。给每个水手奖面粉80公斤,船头160公斤,并合影留念。六十二军政委鲁瑞林临走时赠给马全钦战马一匹,步枪一支,以作留念。最后当首长和随行人员过河时,水手们都争先恐后地送渡;当他们在河边和部队首长握手告别时,热泪盈眶,难舍难分。

六十二军从大河家渡过黄河时,831日,军长贺炳炎、政委廖汉生率领的一军在永靖莲花尕脑渡口抢渡,到92日,三万多人、骡马两千多匹,全部渡过黄河。94日,二军四师(除十一团)从循化古什群峡黄河渡口经韩家集返回,从尕脑渡口渡过了黄河。831日,二军五师、六师、四师十一团开始从循化古什群峡、草滩坝、依麻目庄、察汗大寺渡口抢渡,渡过黄河。至此,王震司令员率领的人民解放军第一兵团近十万大军胜利抢渡黄河,挥戈西进,挺进青海、新疆。群众自豪地说“羊皮筏子当军舰,渡过大军十多万”。英雄的临夏各族人民,用古老的皮筏,运送人民解放军抢渡黄河天堑,创造了皮筏摆渡史上的一大奇迹。


(董克义)

请稍候...
  • 积石山县前庄小学举行“喜迎十九大,我为党旗添光彩”诗歌诵读比赛
  • 积石山县举办喜迎党的十九大书画作品展
  • 积石山县举办精准扶贫科技特派员培训会
  • 【组诗】车过积石山

积石山要闻

乡镇快讯

部门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