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扶贫”文艺创作活动】文学作品展——盛夏,我们在山光水色间徜徉

责任编辑:韩玉良  编辑:方万伟  作者:马进军  时间:2017-07-17 10:03:07

【开栏语】“围绕一线布局抓文旅”,聚焦扶贫,赞美家乡新变化。由积石山县委宣传部、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组织开展的积石山县“聚焦扶贫”文艺创作采风活动顺利结束,来自摄影、美术、作家协会的30余名文艺创作骨干深入柳沟乡阳山村、刘集乡肖家村、关家川乡芦家庄村和大墩峡、黄草坪、三二家等地,用镜头、纸笔描绘民俗风情、旅游资源及农村新面貌、新变化。经过归纳梳理,一批全面展示积石山县脱贫攻坚成果及秀美风土人情的优秀文艺作品将陆续在积石山网、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号等媒体平台展出。

盛夏,我们在山光水色间徜徉

——积石山县聚焦扶贫文艺创作采风活动散记


七月,是流光溢彩、收获温暖的日子;七月,是太阳升高、红得发紫的日子。

七月一日、二日两天,积石山县文联组织30多名作协、画协、摄协会员走进阳山村、沙地湾村、卢家庄村开展关注扶贫文艺创作采风活动。

活动的路线和内容是早就计划和安排好的。等到七月一日早晨五点半,大家在大禹广场西侧的民俗博物馆前集合;到六点钟,所有成员分乘几辆车出发,向连绵起伏的积石山方向前进。

车驶过民俗村高大的牌门,驶在延伸到黄草坪的光洁、醒目的马路上。路两旁树木葱茏,每次走在这条路上都让我特别激动和兴奋。

此刻,东方那一轮嫣红的太阳正冉冉上升,把周围的云彩染红了一大片,但是并没有光亮射来。停下车,我们四人拿出手机或相机,用专业或不专业的手法定格了太阳别致的容颜。

车飞驰在黄草坪上,映入满眼的除了野草就是一种开满黄花的簇生矮小植物。这种矮小植物,我们方言叫做:萹麻,它身材矮小,一簇一簇的到处都有。本人很荣幸的是,曾有一次野炊,拿的筷子不够,就用这种植物削了一副吃饭。但自从知道它的名贵后,就再也没做过砍削萹麻。到了每年的六月下旬,这萹麻就赶趟儿似地开出引人眼球的细碎黄花,滚满整个草滩,形成一片金色的海洋,引得游人络绎不绝。

黄草坪之名也由此得来。

我们采风的第一站就是阳山村。

走进阳山村,有一个三角形的小广场,广场东南角有一座亭子,我们就在亭子前照了一张参加本次活动的集体照。

阳山村在山的阳面,比广场高一级的台级上,正面是两户人家,墙面上写着:“感谢党的关怀”。西面村委会办公地点是一栋白色的二层小楼,楼顶上一面五星红旗迎风招展,发出哗啦啦的欢笑,与微风抖动嬉戏。

在我们积石山,每个村落,不只有居住的房屋,伴随房屋的还有高大的树,最常见的就是白杨树、柳树和榆树了。阳山村也不例外,我们站在村委会楼前的平地上观看四周的景致,我们的脚下是斑斑驳驳的树影。上午的阳光已经很强烈了,但经浓密枝叶过滤遮挡,来到我们身上的光却显得那么柔和,那么亲切。

幼儿园醒目的大门摄入我们的眼眸,让我们对阳山村的未来充满了更多的期待,的确如墙上的标语所说:“阳山的明天一定会更美好。”重视教育,尤其重视幼儿教育,已经成了积石山全体人民的共识。

随后,我们进入村民老赵家中参观访问、了解情况。他家院子整洁,清爽,种上了许多我叫不上名字的花草,看起来生活得很不错。东房是新倒的平顶房,很崭新。与他座谈交流中,他说:“东房是政府补贴盖起来的”。

阳山村的各条路都是水泥硬化的,车辆来去,学生上学都很便利。我们就顺着一条向西的小路往田野走。路上好几个同伴讲着笑话,大家开心地边走边看,路边的草很翠绿,也长得很旺盛。可能牛羊不多,没有来切割它们的脑袋,所以连这些杂草都挺着胸,昂着头,雄赳赳气昂昂的,充满了阳刚的味道。

不远处,有一处废弃不用的泉很显眼。现在家家都有了自来水,这眼泉就完成了它历史性的使命。现在独处一隅,孤单寂寞宁静的与田野和草坡为伍,再没有人挑着水桶、牵着牛羊到他跟前。作为农村人,大家都有过与泉朝夕相见的经历,见到这眼废弃的泉就纷纷拍照,把它独特的身姿留了下来。

当我们乘车缓缓驶出阳山村时,对时代的变化、对农村人的想法和淳朴有了更深切、更感人的体会和认识。

我们采风的第二站是刘集乡肖家村沙地湾社。

低下头细看脚下的土地,大地厚实无比;仰起头远望,天空一片辽阔。天和地,在不动声色中孕育了五彩斑斓、摇曳生姿的锦绣篇章。站在沙地湾这个采风第二站的地面上,我真切地发现了自然描绘的神奇和美妙。

沙地湾的自然风景、房屋建筑给我的感觉与阳山的不同,但要我细细道来,娓娓动听地讲述,还真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道路,还是一样的硬化了,我们的脚踩在上面感觉很稳、很平实。

据老社长讲,他们这几社的人家都是从循化等地迁移来的,经过扶贫政策的实施,人们生活有了很大的改善。

在马永福老人家里,我们看到了他家的房屋高大气派,院子台阶上摆着很多的盆花,显得很有情调和雅致。站在院子中间,整齐给人平阔舒适的氛围。

老人拿出的合影照里有国家领导人在他家就餐的一副照片给我印象很深。茶几上摆着我们这儿待客的馓子等食物,平时不起眼、司空见惯的东西,在照片中发生了变化,显得清洁诱人。

沙地湾村,据同行的伙伴开玩笑地讲,以前是个“狼窝”,但现在映入我们眼帘的,全是一派安居乐业、淳朴祥和的情景。

走出马永福老人的家门,门前的空地上晒满了从草坡割来的喂牛羊的野草,阳光下晒柔的草发出的独特气味传进我们的鼻孔。圈里有一头牛似乎发现了我们这批陌生人的到来,在摆动尾巴转来转去。牛圈特有的气味混合着草被晒柔的味道,瞬间让我失神,因为这是一种久违了的味道和感觉,既熟悉而有陌生。这里的景色,这里的劳动成果,这里的建筑,一切都昭示着沙地弯人的勤劳和质朴。

当我们刚要道别时,马永福老人指指不远处的一块草坡说:“那儿瓢(野草莓)很多。”我们沿着从长草中踩出的小路走向那块草坡。野草长得很疯狂、很长。也有几棵忘记了名字的树特立独行的伫立在草丛中。仔细一看,已经有几个成员早发现了这块宝地,采摘着野草莓,拿着相机、手机拍照。我们后来的几个人也不甘落后,也有人拿出相机拍照,但更多的又纷纷分开草丛寻找野草莓。我也摘了几颗放进嘴里,似乎没有期待中的那么甜,倒是有点酸酸的味道。现在,采风活动已经结束好几天了,但那野草莓红红的、小小的身影还在我的眼前晃动,在我的脑海中扎下了根。细细想,我也没明白原因。也许,世间一切事都是如此,一切都在回忆中才发挥着它的应有价值。

途经大河家镇。

大河家,这是一个因黄河而得名的小镇。已经记不清来过多少次了。似乎只记得我曾告诉过一个诗友,我第一次出省就是在大河家。走上大桥,跨过黄河,就是青海省了。

虽然如此,但以前的大河家没有给我留下什么难忘的记忆。

最近一次来大河家,是在2017年仲夏的一天午后,看望一位诗友。在他家我们相谈甚欢,顺便知道了离这不远有个三二家村。

一条路从西向东穿过存在,笔直的向太阳升起的方向飞奔。我们就沿着这条路走了一会后,转到了三二家村的黄河岸边。

我想,见过黄河的人都是有眼福的,因为黄河从大禹的故事开始,流经李白杜甫的诗歌,再到光未然的赞歌,积淀了太多太的文化元素。也许,世上再没有一条大河与诗文的关系像黄河一样紧密,它储存了太多太多文人学者、农民武士各个阶层群体的记忆。

车停在黄河堤岸上,我们面对这条浑浊色的水流沉默无言。是的,沉默无言是对的。我们芸芸大众中的普通一员,站在不知它历史、被李白巨笔歌咏过的黄河边,还能有什么感慨呢!我们手中的笔还能拿起来吗!只能默默地照几张相,算是从心底里悄悄安慰安慰自己吧。

在长年累月的生命历史长河中,我们可以观赏白云飞翔,聆听万鸟啼鸣,目睹山川俊美与秀丽,观赏江河湖海的奔息与波痕粼粼。

我觉得,这就是自然的杰作、造化的神气带给人类的至美。

我们采风的第三站是关家川乡芦家庄村塘中社。

在这儿高大的树木很少,居民也少得可怜,放眼四周,那儿两三家,这儿四五家,总共十八户人家;但随着精准扶贫政策的落地生根,这儿的农家一律都盖上了砖混结构的小二楼、或者是一砖到顶的平顶屋。院落干净整洁,充满祥和温馨的气氛。

黄河就在塘中北边的峡谷中向下游流去。从山顶到谷底,没有车行的路,只能徒步行走。我们一行六人咬咬牙,沿着陡峭狭窄的小路向谷底走去,头上是火辣辣的塌太阳。越走感觉路程约长,但我们都没有后悔。因为陡峭的山坡给我们的视觉以巨大的冲击,艰难路程上的两三棵树给我们以喜悦和享受,远望四处的山山沟沟,古朴凝重的意味不由自主的进入我们的脑袋。

谷底有一处小渡口,停泊着几条船。我们上船照了许多张相片,还有人顺便撒了一泡尿,在这片无人的地方留下了我们的痕迹。

我感觉这个渡口就是唐朝诗人柳宗元寒江独钓的地方,杳无人迹,只不过现在是夏天,没有寒雪,一切都是那么的空旷,寂静,离人世很远很远,好像在远古时代。

比土房子稍高的台级上,一棵杏树以与众不同的雄姿站立着,枝叶繁茂,长势喜人。热辣辣的阳光似乎对它没有一点伤害,不像山坡上的小草长着惨白的脸,倒好像是给它补充的养料,让它愈加精神了。它叶子鲜绿,铺满枝柯,浓密得很少投下亮光。也许它离黄河水近,它发达的根须能充分吸收水分,保证它从不干渴,此时,它的每一根树枝上都爬满了杏子,从绿叶丛中发出金黄的光芒射入我们每个人的眼中。早先成熟的杏子,也许害怕了阳光,等不到人类的采摘,已经主动从树上掉下来,躺在树下的草丛中纳凉。也有个别刚开始转颜色的杏子,有点黄中带绿,仍然悬挂在树上。

有个同伴说,这些杏主人不在,我们可以吃吗?

还有个同伴说,这里的山就是它的主人。

有的同伴找木棍打杏子,有的摇动树枝让杏子掉下来,有的已经开始品尝。不一会儿,一小袋子杏已经好了,一个同伴不知从哪儿找到了一个破栲栳,勉强能装东西,我们就把杏子装到了栲栳里。一路上大家换着提回来了,顺便在路上吃着解渴。

采风活动已经结束了,但带给我很多的感想和思考。

我觉得,我们每一个人都在追求美好的生活和幸福的人生之路而忙碌着。虽然这是一个喧哗浮躁、青春热火似飞的时代,不同的人行进着不同的脚步,不同的人做着可能相似的梦。而我们这些艺术的书写者追寻者更像是一朵朵鲜艳耀人的花,或在绿草如茵的草原上挥洒青春,或在异地他乡描画村落,或在小桥流水边窃窃私语,抒发生活中的感慨。

观察自然万物,体悟生命,感悟人生,这如花如诗的时刻就这样结束了。但既然时代给了我们追歌逐舞驰骋梦想的平台,我愿把自己雕刻成杰作的光辉岁月,尽情放飞心灵,驰骋遐思,将青春和年轻的希望,交给这个美丽的世界。

种花,需要勤劳的双手;赏花,需要纯洁的心灵。

经历造就了文学,文学渲染着生活,洗涤着我们的灵魂。

于自在中寻找飞翔,于飞翔中寻找筑就琼楼玉宇的诸多元素,成就出激荡起世界波澜的琼花瑶草。从而,喜乐永远定格在了心底,烦忧也就灰飞烟灭,流落到了九霄云外。我想这就是文学艺术的价值,就是本次活动的意义。

当许多年过后,我们或许还会聚在一起回首,那时候这两天的经历会幻化成一道艳妍闪光的美丽之虹,装饰在我们相聚的活动中。

(马进军)

请稍候...
  • 积石山县石塬学区举办“迎国庆”师生普通话朗诵赛
  • 积石山县前庄小学举行“喜迎十九大,我为党旗添光彩”诗歌诵读比赛
  • 积石山县举办喜迎党的十九大书画作品展
  • 积石山县举办精准扶贫科技特派员培训会
  • 【组诗】车过积石山

积石山要闻

乡镇快讯

部门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