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游大墩峡

责任编辑:  编辑:申国鹏  作者:李萍  时间:2015-10-30 09:53:09

5632ce17d0769.jpg忽然来了兴趣,想去积石山县大河家的大墩峡,看看是否秋意阑珊,是否如我想象中的美,是否如友人发在微信上的那般。尽管如此,我还是固执地认为,大墩峡还有更美的景色,在某个山头或是一隅,等候我的姗姗而去。 

人的一生有一场说走就的旅行,很是奢侈,我也奢侈了一小把,在休息日奔赴大墩峡。 

该是循着禹王脚步的勇气,信步而行,将一颗世俗的心,扔进山林,投进秋色,放逐浮躁的灵魂,是美事。大墩峡横跨甘肃青海两界,群山叠翠,灌木丛生,奇花异草布满山谷,谷底清溪潺潺,流泉飞瀑遍布其间;植物茂盛,景色秀丽,令人心旷神怡。孟达天池就在2公里处,从峡口到景区人工湖,怪石嶙峋,峭壁之上,秋草摇曳。一方晴空,渲染出澄澈的沉静。甜美,自在心间。 

一些喜好旅游之人,冠以大墩峡小九寨或张家界之名,不管冠以何名,我喜欢有我的道理。虽说有人说我去的有点晚,最美的景色已过去了,树叶都落了,若早上十天,该是最好的。我却不以为然,大墩峡的晚秋与我而言,不早不晚,恰好此刻。 

旅游大巴,拉来一些远方的游客。空地上,老头老太太们,一点也不含蓄,唱着“花儿”。想必他们来自青海,那些调调明显有着异域色彩。一些拍照者,很是专心,找寻最佳角度,尽情按着快门。一些场景,与我见过的所有景区别无二致。 

撇开游客的安闲与纷乱,对在游客中心处一左一右的山路,思谋片刻,选择了通往鸡胸彩瀑的山径。鸡胸瀑布与此相距不远,也就1公里过点。 

竹篮、背篓,挂在路边,独特的出现,在大墩峡收纳垃圾,与众不同的物件,有了古朴的味道。几个亭子,恰当地等候来人的落座,心片刻间安静了。 

沿溪流而上,山泉叮咚,潺潺之音,犹如天籁,响在耳畔,也奔流在悦人的欢喜里。沿松木板路而行,找寻水魅影。落叶满径,秋意渗入骨髓,美不言而喻。 

一把木凳,一条木椅,落座,自是惬意。身处自然,水声之处,哗哗奔流,曲折逶迤,一路欢歌,绕石而过,甚是欢畅。 

层林尽染,百色秋意,即便世上最厉害的画家,也是无法调色出光影中千变万化的黄,那抹树梢或是草尖上舞动的色彩,唯有欣赏,唯有享受。 

与水的对白,开始漾在峡谷。 

一挂瀑布,因了峡谷的迂回,有了活力和力度,绕过蹲石,趟过草木的守望,蹦蹦跳跳,朝着心仪的地方,向下欢步而流。 

欣喜中,喘口气,品赏一番,即乘兴而行。石径路头,延伸出一个板桥,桥下流水潺潺,大小石块,安卧如初,青苔落处,一层绿衣遮石,舞在水中央者,乃是几枚落叶,打旋,与中意者相聚,即可挽手相去。

与我一般,垂爱大墩峡的人,倒是很多。三人为伍,五人一组,或是独行侠,三三两两。男女老少,各自成行,无论邀约前去还是独行,皆在板梯上嘎嘣嘎嘣出欢快。 

路左侧,伸出一个小瀑,两三米高,水柱喷薄出哗哗,声响渐大。 

一路寻觅,美景俯首皆是。尤为欣喜的,则是秋叶,锯齿形、椭圆形,小的、巴掌大的,林林总总,层层叠叠,铺于树下,别有洞天。 

又一潭水,继续沿峡谷流淌,峭壁处,一树红叶,恰到好处,映衬一挂瀑布,踩在石块上,摇摇晃晃,涉水而过,潦水戏耍,或掬水渴饮,甘甜,透心凉,肺腑舒畅。 

一番逗留,折回,继而前行。不是说,最美的景色在前方。野草,岩壁,葱茏树木,高高低低,满眼皆是,美不胜收。 

山径渐窄,扶栏仰望,一挂飞瀑之上,峭壁之下,楼阁般的木梯,曲曲折折,迂回婉转,霎时,心头血涌。突闻身后赞美者:真美,那转梯,成了撼心之景。 

所赞者,乃一老者,右手扶栏,左手扶镜,仰身观望,深情庄重,时而感叹,时而赞美。忽然发觉,老者也成峡谷中一灵动的景,似歌者,寻着淡然之美。 

飞瀑流泻出壮美,约莫二三十米的落差,眼里流动的水挂,激发灵感。就是鸡胸瀑布,咂摸一会,才知因了其瀑布酷似鸡的胸部而得名,虽说名字有点俗气,但不影响那悬挂着的灵动,被画家临摹,被摄像师青睐,也钻入寻常游客的心底。 

潭水不深,可见底,清冽之水,映出一汪诗情,甚是美妙。 

擦肩的游者,此时将陌生甩到晴空,寒暄,搭话。有一小伙,形象极佳,举一饮料瓶,定睛观看。眼馋者不少,围拥,也不错过惊讶的每个瞬间。几粒石子,两尾鱼儿,游得欢快。注目,不是鱼儿,酷似蝌蚪,比蝌蚪大点,两寸左右,圆头扁尾。蝌蚪?狗鱼?都不是,观其模样,估摸是两栖动物,至于哪类叫什么,不得而知。 

暂且唤作鱼儿,拍照,交谈,不觉十几分钟过去,乏气似乎已解,又一鼓作气,登上12道、数十米斗折蛇行的木梯,继续。 

攀上阁楼般的板梯,眼界又开阔。但板路终止,乃绕道而行。虽难行,意趣犹在。三三两两,喊着号子上来的四五个男人,背后皆背了木板,那是用来修板路的。正在感叹他们的辛苦时,他们身后,一黄衣红巾的女子,也背着板子跟来,呼哧呼哧地喘息,如同她的红巾一样显眼。一趟,二趟,三趟,一天约是七八趟。美景的背后,隐藏了多少像他们一样的建设者的艰辛,我实在不知。 

山路弯弯,一树挂满野果的树,树干带刺,叶子掉光了,光秃秃的,只剩下黑色的果实,稠密地挤着挂在枝梢,

犹如一颗颗黑胡椒,又如一颗颗缩水版的桑椹,很是好看。问起名字,说是野菜乌龙头,其籽粒落地发芽,就是餐桌上被喜欢的凉菜,而数年的生长,就有碗口粗了。 

大墩峡树种极多,且有百年松柏。用保安语说的走马杆、皂角、青冈、扎白等,不知如何去理解,也不知书本上叫什么。大概就是植物学家来了,也要细究上好一阵子。 

一只鸟儿,跃在台地上的林间,黑头,翎微红,喜鹊尾,但又不是喜鹊,未闻其名,却闻其声。难道是《诗经》里的黄鸟吗?“黄鸟于飞,集于灌木,其鸣喈喈。”不管是与不是,鸟儿舞动了一会,亮相几分钟,即振翅而飞。 

绕树而行,在中咀沟山巅俯瞰,赤橙黄绿,而景区里的红顶屋,也隐约可见。起起伏伏,高高低低,漫无边际。虽说所站之地尚未接纳游人,但明年开春,此路即可通往湾架飞瀑。如此一来,不管从湾架瀑布一路行来,还是从鸡胸彩瀑处逶迤而过,相交是必然的,不走回头路是千真万确的。 

歇息,赏景,红叶下,黄叶处,一抹情愫洇开一声声赞叹。 

大墩峡被发现的24挂瀑布,只有大小6挂尚可接受大家的仰慕,其余的皆在深闺,等候开发。 

感叹中,下山,返回,速度不似上山的慢了,许是想去湾架瀑布再睹另一种壮美,脚步自然快了点。湾架瀑布落差约80米左右,雨季时宽度最大至15米左右,在大墩峡,在积石山乃至西北地区蔚为壮观,传为佳话。去看湾架瀑布,不需费力,木板路从景区处一直铺设到瀑下,歇息看景的亭台,落座者不少。 

五个多小时的攀爬,有点力不从心,有些乏累,所以对湾架瀑布留了些悬念,只行走了约1公里,在傍晚时分返回,作为再去的理由。 

暮霭中,喝一口三泡台的盖碗茶,吃一碗浆水面,款待自己,也款待半天的乏累,以飨自己。 

保安三庄的臣民,就是这样仰望着大墩峡,注视着大墩峡吗?保安三庄的子民,那些背负过苦难的人们,对于大墩峡的深情,外人是不可熟知的。曾经,从大墩峡背柴背椽子,一日在峡里,一日在家歇息,大墩峡承载了许多美好的愿望,因而对大墩峡有着无法割舍的感情。 

大自然的美,在于有些人的发现,犹如发现大墩峡之美的马学明,他说他们曾从大墩峡刨食,大墩峡养活了很多人,现在回头看看大墩峡,心底里高兴。 

高兴了,想法也多了,马学明在1998年承包了大墩峡4.7万亩的林地。四处游走的多了,见一些所谓的景区,与大墩峡无法相比,于是,从2013年开始,一门心思,打造大墩峡。不到三年时间,名扬开来,时至今日,被省A级旅游景区质量评定委员会授予3A景区。慕名而来者络绎不绝,台湾人,英国、印度及马来西亚的外国游客,在大墩峡留下了他们的脚步。 

四千多年前,那个名叫大禹的人,穿行烟雨,或落座,或歇息,或泡脚,或健步如飞,或苦思冥想。那不是揣测,若是妄想的话,又怎会有这些文字:据《尚书·禹贡》载,大禹治水“浮于积石,至于龙门”,清梁份《秦边记略》云:“盖黄河入中国,始于河州,禹之导河积石是也。” 

所幸的是,就在大墩峡里,有禹王石、禹王洞、禹王泉、白崖风洞等景点,加之积石峡的禹王石、大禹斩蛟崖、骆驼石、天下第一石崖、禹王庙等许多大禹导河传说的遗迹,使那里更加神秘诱人。 

归去,暮霭如烟色,离开时,在心底默念:等到杜鹃花开得热烈时,我一定会再去的。


(李萍)

请稍候...
  • 【民族日报】积石山县大河家黄河大桥改造项目正在加紧建设
  • 国家电子商务进农村示范项目在我县掀起培训热潮
  • 积石山县“进和锋”杯广场舞大赛圆满落幕
  • 肖红坪村开展建国70周年文艺演出助推脱贫攻坚
  • 积石山县委统战部组织开展爱心义剪活动

积石山要闻

乡镇快讯

部门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