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苍天额济纳

责任编辑:  编辑:方万伟  作者:毛学虎  时间:2015-11-05 09:38:42

八月去了一趟额济纳,看了大美的金色胡杨,尝了香甜的哈密瓜,真正完成了一次精神之旅。去额济纳的最初冲动缘于听了一位蒙古族女歌手唱的歌《苍天般的阿垃善》。歌声是富于激情的蒙古长调唱出来的,给人心灵上的震撼是无以比拟的。

从家里出发阴雨连绵,到车站积水成潭。车过酒泉,情况大不想同了,阳光朗照,空气中浮满了尘土,我不断望着车窗,视野里是起伏的沙丘和一望无际裸露的戈壁。过了航天城,戈壁深处总算出现了一线绿洲,我一阵惊喜,额济纳因该不远了。

额济纳古称居延国,因居延海而出名。古时这里天苍苍,野茫茫,森林蔽日,水草丰美,弱水(黑河)三千,一路北上,源远不断给巴丹吉林沙漠输送血液,因而这里成了一处人间天堂。我敢断定这里曾有过一度的繁荣,百姓安居乐业,男人垮着弯刀,女人蒙着面纱,寺庙里香火鼎盛,僧人,商旅自由往来。

额济纳的历史是厚重的。十八世纪,在沙皇统治下备受欺凌的土尔扈特蒙古人,在首领巴渥锡的领导下,从伏尔加河上游突破沙皇俄国军队的围追堵截,一路向东,历尽千辛万苦,回到了祖国的怀抱,在额济纳定居。也是在八月吧?这一天额济纳金色的胡杨热烈而辉惶。土尔扈特人英勇的东归,完成了人类史上一部最壮美的神话,谱写了一曲不朽的史诗。额济纳成为人类最神圣的精神家园和归宿。

额济纳是一座漂亮的城市,走在它的街头,处处给人的影响是整洁、明亮、环保、文明,连它的公共厕所专门有人整天打扫,里面很干净,也从不收费的,这就难能可贵。街道里游人也从来没遭遇过被坑蒙拐骗行为,这里也从不发生小偷。

近几年额济纳着实打造了许多王牌景点: 黑城遗址、居延海、策克口岸、塔王府、神树、怪树林、一道桥胡杨景区等。历史是一面镜子,让人游玩、观赏,也对人在警示:大自然是美丽的,也是脆弱的。自古以来人类创造了文明,也制造了一次次灭绝性的战争和灾难,闻名世界的巴比伦文明和楼兰王国一夜间神秘消失是一个例证。文明的延续始终需要人类的良知。

仲秋前后正是观赏胡杨的时候,额济纳的胡杨似乎听了谁的指令全部是一夜间变黄的,黄的热热烈烈,满目金碧辉煌,如诗如画,令游人留恋忘返。额济纳旗的大街小巷游人如织,从早上五点到夜里十点,热闹非凡。饭馆、商店、旅店、风情园都塞满了人。

这时也是在田里收获密瓜的季节,在通往策克口岸方向的密瓜市场和去一道桥的路上,一辆辆载重卡车日夜来来往往,把包装成箱的精品密瓜运往北京、上海、广州等各大城市,成为人们饭桌上的一道美味佳馐。额济纳是全国最大的哈密瓜栽培基地之一,招来了甘肃、青海、四川和内蒙东部农区的大批背瓜客。每天凌晨四点,金洋大酒店的广场上和十字路口,成百上的男女背瓜客汇集涌堵。他们寻找地上用人的老板,用人的老板很多,这些人很快就走光了,不过一部分人不来这里凑热闹,他们晚上跟老板联系好了,在约好的地方坐上车去了地里。在这背瓜客当中有一部分人是我的临夏老乡,在这异乡我被亲切的乡音感动着,心中升起的一份亲情是那么的温馨。在广场的路灯下我为他们拍照,想为他们的辛苦留个纪念,不想很快把我围了个水泄不通,有人甚至起轰。冲出包围,我问身边的一对中年夫妇老乡,背瓜这生意行不行?他们说还算可以,好时一天能挣个三四百元,再不好也能挣一百八九到二百元,不过背瓜这营生起早贪黑很累。

在额济纳,水比什么都金贵,在这样缺水的地方大面积种植密瓜,是不是有点矛盾?一些利欲薰心的老板在计划外大个作密瓜文章,一些草场变为耕地。浇地主要用地下水,每个地头都有一个机井。原来打井十几米就出水了,现在二十多米还打不出水来。在一块地头我们看见几个工人用机械打井,他们是河南人,从地下抽出来的黄泥汤像人体内溃疡中流出来的浓液,看了令人不舒服。有个民工居然说额济纳最适意种密瓜,这里的密瓜最香最甜。这话的确不假。

我们驱车去看神树,这时我此行的最大心愿。神树在策克口岸方向的一块农田当中,距额济纳首府达来呼布镇二十八公里处。三百年前土尔扈特人初来额济纳,胡杨林木密集,其中一棵高大的胡杨巍然耸立挺拔,枝繁叶茂,于是土尔扈特人怀着崇敬的心情尊其神树,以此祈求年年风调雨顺,人畜兴旺。关于神树还有一个传说,相传很久以前,土尔扈特人来到额济纳草原,发现了这棵神树。一日,王爷的夫人打算做一只奶桶,就命工匠锯下了树南侧的一根树枝,奶桶做成了,可王爷夫人的左脚大坶指溃烂,任凭怎样用药伤仍不见好,王爷和夫人很是忧愁。

后来来了一位高僧,听了夫人的病情就来到这棵神树下,仔细观察终于发现了胡杨神,对夫人说:“你锯了神树的左脚指,神仙当然怪罪于你。现在只有大念经文我佛慈悲或许可以免难吧?”高僧召集所有僧侣高声念经七天七夜,说也怪,夫人脚伤好了,人们都说这棵树真神啊!

从此这棵神神树年年受到祭祀,人们的崇拜。

虽然我没去过怪树林,在一个叫东方红的地方,我们看到了一片死亡的胡杨,在一个高大的沙丘上,它们枯死的残骸依然或站、或跪、或卧,形态狰狞怪异,就像人类战争后的尸体。传说胡杨“生长不死一千年,死后不倒一千年,倒地不朽一千年。”看到成片死亡的胡杨令人触目惊心。

一位当地人告诉我们,这片胡杨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死亡的。由于黑河上游农区大面积农田灌溉,黑河年年断流,再加上人为的滥牧乱耕,采挖甘草,胡杨林区的生态遭到严重的破坏。近几年,额济纳天气怪异,沙尘暴越来越频繁。额济纳一年当中多半年时间在刮风,真可谓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沙漠地质公园之称的额济纳,它的生态非常脆弱,这里是沙尘暴的策源地。

为什么马头琴的弹拔总是呜咽的?它倾诉着蒙古族一部深重的灾难史和自然史。

总之风沙已是悬在额济纳人头上的一支达摩克利斯剑。好在国家施实了黑河流域环境保护综合治理和科学发展的对策,确保三年内实现国家确定的水量分配方案及各项控制指标等一系措施。

敬畏苍天,热爱大地,日出日落。生活在额济纳的蒙古人,他们最懂生活的情调,他们爱唱歌,也爱喝酒,酒和歌是盛开在他们心灵深处的花朵。他们逐水草而居,在戈壁深处,在高天大野里,骑马赶驼,用悠扬的长调唱出了对家园的一往情深。一个失去家园的民族多么的可悲啊!

苍天般的额济纳,辽阔、神奇、魅力十足。你的明天会更加美好。因为额济纳人已懂得保护美好家园,就像保护自已的身体一样重要,也包括一双明亮的眼睛。在点滴生活中他们学会了珍惜一切来之不易的东西。天涯芳草如云绿树是他们永远追求的生活内容。


(毛学虎)

请稍候...
  • 微海报 | “打卡新时代 秀出新临夏”之积石山县篇
  • 中共甘肃省委党校(甘肃行政学院)调研积石山县大墩村中国少数民族特色村寨工作
  • 非物质文化遗产司在积石山县开展“非遗+扶贫”主题采风活动
  • 【民族日报】古镇盛开“团结花”

积石山要闻

乡镇快讯

部门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