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日报】大墩峡

责任编辑:马麟  编辑:方万伟  作者:杨发培  时间:2019-08-16 20:14:14

去过多个城市,自然也去过多个风景区,有南方的、北方的,且都是著名的景点;看多了,归来后总觉得索然无味。究其原因,人工斧凿痕迹太多,少了那么点儿真实,少了那么点儿野性。我一直喜欢浑然天成的美色,喜欢不加雕饰的原色。所以,当第一次与大墩峡亲密相遇便触动了我的某根神经,以至于我在第一次游完大墩峡之后,闭上眼睛眼前每每闪现出这样的一幅画面:晚霞照长亭,溪水跌桥影,白练破青色,芳菲掩幽径。此情此景,促使我,一次次地重游旧地。 

这是一处北方的江南,整个景区围绕峡谷而建,山势迤逦磅礴。入口地势较开阔平坦,迎门左边便见一个大大的碧潭,潭水清澈见底,潭中金鱼戏水,潭边绿树红花,蜂舞蝶旋。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穿过花草树木雀跃而来,然后在碧潭内打个滚又奔腾而去。溪内横卧早期农人用于磨面的水磨的石磨盘、碾压农作物的碌碡、捣米用的石臼等古石器。石器古朴典雅,均系精工刻凿,纹理清晰齐整,彰显出旧时期我国劳动人民非凡的智慧。溪边,一条碎石小径蜿蜒延伸至谷内,但见谷内碧峦叠翠,古木参天,隐隐传来清脆的鸟叫声。清幽!和谐! 

从右边坐旅游专线车出发几分钟便到了景区入口。入口有一左一右两条小路可以上山,小路均以木板铺垫,原木做护栏,顺地势蜿蜒盘旋。至山顶,两路联通,形成一条“n”字形路。沿路而行,注洼沟瀑布、二层叠瀑,尕德林瀑布、鸡腔子瀑布、碗架瀑布等众多瀑布层层叠叠如一条盘踞的长龙隐匿在绿色的汪洋之中。其中碗架瀑布气势如虹,似一匹白练从几丈高的山巅飞流而下,声如雷鸣,如雪奔泻,远远地,还未靠近,一股沁凉已渗透全身。相比之下,鸡腔子瀑布、二叠瀑布显得柔和内敛,它像一位多情的王子亲吻着堤岸、亲吻着它身边的花花草草,最后化作一股清流缓缓而去。其间,大片大片的杜鹃花、紫丁香,还有众多不知名的花卉穿插其中,一道道喷薄而出的涧水像天然的喷泉浇灌着这些花花草草,清香的芳草味招来了众多的蜜蜂蝴蝶在此翩翩起舞。高大的白桦林、红桦林像天然的氧吧给大墩峡注入了绝妙的清新剂。小路弯弯,溪水潺潺;绿树成荫,鸟雀婉转;涧水绕梁,峭壁擎天。新奇!震撼!站在凌空架起的玻璃栈道俯瞰,大墩峡就像一幅优美的山水画卷。 

其实,大墩峡的美绝非这些。 

如果把春天的大墩峡比作豆蔻少女,那么秋天的大墩峡则是一位美艳的少妇。她成熟而不失妩媚,野性而不失风情。西风一来,心急的桦树林早早地给她披上了火红的盛装,湛蓝蓝的天空给她戴上美丽的帽子,清凌凌的溪水甘愿为她做了梳妆的镜子。那红,似乎像燃烧的火焰,染透了半边天,不敛不收,恣意张扬;那蓝,似水墨漂洗的锦缎,深邃而高远,气吞原野,一泻千里;那水,时而柔美,时而凶悍,时而沉静,时而尽欢,刚柔并济,洒脱向前。尽情,野性!大墩峡,又似一幅浓墨重彩的油画高挂在山巅。 

冬天,大地冬眠,原野上一片肃穆萧瑟,而大墩峡却迎来了它的第二春天。你看,那冰雕前热火朝天拍照的人们,粉红的棉衣,大红的围巾,灿烂的笑容,银铃似的笑声,哪有一丝寒冷的气息?这分明是春天里绽放的花儿。这冰雕,也并非人工雕刻,也绝非故意做作,它是集水的灵性、草木的多情,由涧水喷薄而出随意冻结在草木之上浑然天成的美景。一看见它,晶莹、纯洁、清新、脱俗,那些美妙的词汇好像一股脑儿要奔出胸膛。拾级而上,山麓高处,一块块冰凌像一面面巨大的镜子悬挂于悬崖之上,在冬日的阳光下一闪一闪地闪着银光;低洼处,那一株株苍翠的迎客松正翘首笑迎四面八方的游客,全然忘了寒冬的降临。 

绿与白,清新与焦黄,都同时展现在一起;古典与灵动,欢笑与肃穆,都融洽共处。 

一年四季,季季都是如诗如画的美景。大墩峡,你是一块遗落人间的童话世界!你是一颗遗落人间的璀璨明珠!

(杨发培)

请稍候...
  • 王原来:十年如一日照顾瘫痪丈夫的“最美媳妇”
  • 积石山县以“编送寄读补”方式推进主题教育扎实开展
  • 郭干乡庆祝第35个教师节暨教育助推脱贫攻坚大会召开
  • 【民族日报】公路养护工人在寨子沟乡境内的修补现场
  • 中国石油甘肃销售公司在积石山县石塬乡开展捐资助学活动

积石山要闻

乡镇快讯

部门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