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日报】美丽的黄草坪

责任编辑:马麟  编辑:方万伟  作者:杨发培  时间:2019-10-16 09:53:34

我曾三次进入黄草坪。 

第一次是四年前,应积石山县城的亲戚相约匆匆前往。那天是个骤雨初歇的下午。时值初秋,以黄花著名的黄草坪早已错过了盛花期,但依然不减它美丽的风韵。黄草坪上空,碧空如洗,空气弥漫着青草的芳香,零星的黄花点缀着汪洋的绿色,莽莽苍苍,一直延伸至远处的积石山麓。山势格外清晰,山形逶迤而挺拔,山顶白雪皑皑,山腰墨绿苍翠。身处黄草坪,宛如置身于水墨国画当中。 

一行人蜿蜒在黄草坪的小路上,轻闻草香,放眼远眺。突然,表妹激动地大喊一声:“看,雾!”随着表妹手指的方向,我看见一团一团的像大棉胎一样白色的雾气从积石山脚冉冉升起,渐渐弥漫了整个草原。恰白云也来凑趣,时而跟太阳赛跑,时而变化成各种动植物,它们有的像奔马,有的像蛟龙,有的像飞鸟,有的像散开的蘑菇……形状各异。此时,阳光不再浓烈,悄悄躲进了云层之中,只剩下余晖斜斜照射在远处的山丘上。远看,草原上似烟似雾,仿佛我们脚踩云朵,步入了太空虚境。慢慢地,雾气逐渐上升,形成一个个美丽的气泡在头顶飘飘悠悠,触手可碰。突然,一缕阳光穿破水雾,照射在气泡之上,气泡霎时发出五彩光芒,绚丽之极。云开雾散,气泡消散,虽然是短短的几分钟,却是我生平罕见。我虽错过了花开,却因偶然的因素看见了黄草坪美妙绝伦的另一面,也不虚此行。 

次年五月,和友人前去大敦峡,归来特意绕道黄草坪草原。天色已近黄昏,沸腾了一天的草原已逐渐回归宁静。暮色中黄草坪显得格外深远,不由使人想起那句“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诗句。也许这时的黄草坪才回归了它本来的原色。天空深邃,大地沉寂,万物归隐,只听见牧羊人悠长缠绵的歌声穿过起伏的山丘激荡在四野。暮色渐浓,羊群游移,头戴蓑笠、脚穿胶鞋的牧羊人手执皮鞭,赶着羊群缓缓离去,羊群越走越远,只给草原留下一个深沉的背影。 

终于,我在最好的时间见到了最美的黄草坪。 

漫地黄花一眼入心。我一直是个不爱养花的人,一是懒,二是总觉得花盆里的花儿太过精致,娇媚得像假花一样让我感觉不到真实,所以我养的都是些易活的、不开花的植物。但是当站在黄草坪草原,看着眼前金黄色的小花,我的心还是禁不住一阵一阵的震颤。这里的黄花,不像家养的盆花那样扭扭捏捏,羞羞答答;它也不像家养的盆花妩媚矫情,开一朵花要讲究很多条件。它要开,就倾尽全力,热烈奔放,不娇柔、不造作;它要开,就开得轰轰烈烈,恣意张扬,开出风采、开出自我。它用草原一样朴实的胸怀接纳风的热烈、雨的润泽、阳光慷慨的馈赠。 

放眼远望,金黄色的花朵一丛丛、一蓬蓬、一朵紧挨一朵,密密匝匝开满了原野。漫山遍野都是金黄色的海洋,星星点点的白色帐篷点缀其中。蓝天深蓝,羊群洁白,风从草原深处送来牧羊人悠长的情歌:“一溜溜山哟,两溜溜山,三溜溜山呀,脚户哥下了个四川……”脚下,嫩绿的蕨菜、红艳艳的野草莓一丛丛、一簇簇,迫不及待地加入了这场盛世之约。采一把绿油油的蕨菜,尝一口红嫩嫩的野草莓,我们仿佛来到了梦境。远处帐篷前,几个身穿保安族服饰的女子正伴着“花儿”歌手的演唱翩翩起舞。黄牛悠闲,牧人情长,那柔情缠绵的“花儿”更给黄草坪草原涂上了一层浪漫色彩。 

三次出游,三次不同的感受。灵魂一次次经受大自然的洗礼,最终我以最虔诚的姿态匍匐于大自然的脚下,感恩大自然,使我有机会感受积石山这块土地所馈赠的一切。 

黄草坪,虽然在范围上算不上大,但是我敢说它一定是最美、最壮观的草原。

(杨发培)

请稍候...
  • 【民族日报】积石山县小关乡小关村灾后重建地质灾害避险搬迁点
  • 柳沟乡阳山村召开村民知情大会暨优秀共产党员、优秀教师、“五好”家庭表彰大会
  • 州民委调研督查积石山县民族工作
  • 积石山县举办“魅力积石山·我为家乡代言” 首届网络公益扶贫大赛

积石山要闻

乡镇快讯

部门动态